华纳国际娱乐官方入口

       文|李中水、张中抒

  美国开展被俘及失踪军人寻回工作已有100多年历史。早在20世纪初(一战末期),美政府和军方就联合民间组织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展战时遗物史料清点整理、失踪及阵亡军人遗骸寻回、样本提取鉴定、遗物移交家属以及保护管理、学术研究等工作,同步推动健全完善相关法律制度、组织机构、工作规范以及经费保障等。2002年,美出台《联合作战后勤保障纲要》等,正式把遗物搜集保护管理利用工作作为国家职责,从政府部门到各军种,在法律政策、制度保障、福利待遇、纪念活动等不同层面均作出了专门规定。近年来,随着美海外战时情况以及国内家属、社会关注等因素,美政府越来越重视阵亡人员遗物搜集保护管理及活化利用,其体系框架、基础建设、服务保障、宣传教育也日趋成熟完备。

  一、美国遗物工作简史

  早在181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案,要求陆军、海军在战后尽可能搜集旗帜和阵亡军人制服等物品。1917年,美国陆军上尉皮尔斯在法国战场组建“墓地登记办公室”,以解决当时阵亡军人安葬、遗物登记造册等问题,成为第一个专门从事阵亡军人遗骸遗物搜集安置工作的官方机构,为今后遗物搜集保护管理利用工作奠定了基础。1973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发表讲话,第一次提出“尽全力寻回失踪军人”的口号。同期,美国在本土及境外设立中央鉴定实验室,通过搜寻、发掘、鉴定、比对等方式寻找在越南战争中被俘或失踪的美国军人及相关物品。1976年,该实验室转移至美国夏威夷,系美国国防部被俘及失踪军人调查局(DPAA)主要实验室前身。截止到1992年,该实验室比对出381名于越南失踪的美军士兵。近年来,美国向全球派出大量野外搜寻队并加强相关实验室的鉴定技术投入,每年比对出超过200名阵亡军人身份。

 二、美国遗物工作主要特点

  (一)组织管理体系基本形成

  阵亡军人遗物搜集保护管理利用工作涉及面广、业务关联性强且专业化程度较高,需要军地各部门协同、社会力量配合完成。此项工作由美国国防部牵头,每年向美国国会寻回办公室汇报工作情况。国防部下属单位美国陆军人力资源局、国防部被俘及失踪军人调查局和美国陆军军史中心共同负责业务归口管理。美国陆军人力资源局负责身份信息明确的遗物相关工作,国防部被俘及失踪军人调查局负责身份未知的遗物相关工作,美国陆军军史中心提供史料支撑。一些社会组织作为公益服务力量补充参与其中。

1.美国陆军人力资源局

  美国陆军人力资源局成立于2003年,由位于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的美国陆军总兵司令部和美国陆军预备役人员司令部合并而成。该局内设部门包括军队阵亡及丧葬事务运作办公室、美军个人信息档案中心和联合私人遗物仓库。丧葬办公室遵照美国陆军规范638-2《军队丧葬事务程序》,负责统筹指导陆、海、空军以及海军陆战队所有内设的对应机构,开展遗物搜集、保管、移交、运用等具体工作。

2.美国国防部被俘及失踪军人调查局(DPAA)

  美国国防部被俘及失踪军人调查局负责阵亡年代久、特殊情况、缺乏相关历史记录的遗物搜集保护管理利用工作。该局成立于2015年,由被俘及失踪人员联合寻回指挥部、国防部被俘及失踪人员办公室和空军生命科学装备实验室三所机构整合而成,总部位于首都华盛顿特区,现有全职人员600余人。该局下辖3个科学实验室,在全球35个国家驻有多个野外搜寻团队,其中规模最大的实验室位于夏威夷,配套部署了大量重要设施,用于存储失踪军人档案、军方记录和线索物品,随时准备与其他实验室通过DNA技术鉴定出的结果进行比对分析,以确认失踪者身份和物品归属。夏威夷实验室依托地理优势,在当地博物馆展出具有代表性的寻回鉴定案例和失踪士兵个人物品,运用现代科技手段以扩大联展巡展表现力、传播力和影响力。根据2019年11月数据,该局在2019年共鉴定比对出218名失踪军人。

 3.美国陆军军史中心

  陆军军史中心是美军部队内部主要负责历史研究及相关遗物保护的二级机构,该中心位于首都华盛顿特区,侧重于遗物搜集、保存、研究并宣传陆军历史、文化,开展遗物价值阐释传播。该中心下设美国陆军国家博物馆,系美军规模最大的博物馆之一,占地1.72万平方米,2020年11月起向公众免费开放。该馆遵循“参与、教育、启发、尊崇、保存”理念,藏品主要来源于全军征集、其他博物馆征集以及民众捐赠。展览以联合办展、巡回展览、流动展览及网上展览相结合的方式,宣传军人的感人故事,弘扬军队团队精神和勇于奉献的价值观,以激发博物馆创新活力,达到军民融合的目的。

 4.高校、科研机构、社会组织

  夏威夷大学系美境内遗物管理示范性高校,其图书馆保存了大量日裔美国退役军人收藏,包括历史档案、士兵遗物、退役老兵私人物品等,大多数是通过捐赠形式搜集而来。由于夏威夷珍珠港在二战中受到日军突袭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当地具有较好的遗物资源基础。

  国家日美历史学会位于旧金山,系搜集、保存、解读和分享日裔美国人经历的历史信息的非营利性组织,主要工作包括面向公众的展览和教育活动、历史研究等。该学会收藏有一万余件战争相关物品,大多来自退役老兵捐赠。

  欧本社团于2009年由一对日裔美籍夫妇创立,致力于通过归还在战场上缴获的敌军个人物品而促进两国和平。这些物品曾经被日军作为护身符带到了战场上,包括“好运旗”、武士刀、配饰等。该组织呼吁将此类个人物品归还给阵亡军人遗属,以促进美日两国间和平。

 (二)政策法规建设基本完备

  阵亡及失踪军人遗物的搜集保护管理利用工作需要军队和地方共同参与,相互配合。美军在长期实践摸索过程中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文件,对遗物搜集、运输、安葬、移交、保护等工作进行了制度化规范,确保遗物得到有效保护。这些政策涵盖了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有些侧重于宏观上的职责划分和流程规范,如《联合运输规定》《军史:责任、政策及规程》《战士丧葬行动》等,有些侧重于具体物品的保护规范,如《织物、衣服及装备的展出和保存(规范)》《军事物品保存条例》等。美政府也推动了一系列与遗物搜集保护管理利用相关的法律出台,包括较为著名的《老兵权利法》《将我们的英雄带回家法》《尊重美国阵亡英雄法》《国家阵亡军人旗法》等,这些法律文本被收纳在《美国法典》第16卷(武装力量)中,为政府开展相关工作提供法律依据。根据相关规定,遗物的所有权归属于法定继承人,处置方式应当由有关各方协商确定,或必要时由阵亡军人居住地的民事法院协商确定,军队任何机构、人员均无权占有。这充分体现了美国对阵亡士兵及其亲属的人文关怀。再如,《国家纪念及土地保护法》要求政府对具有重要历史纪念意义的物品给予最大程度的保护。

  美国社会与军队的法律制度互为补充,军队内的一些条例系《美国法典》的细化解读,如《军事物品保存条例》在《美国法典》第16卷第431节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了那些具有重要历史意义军事物品的保存要求及移交流程。根据该条例,当总指挥官签署士兵阵亡书后,该士兵的移交安葬程序便正式开始。遇到遗骸无法被寻回的情况时,军内原始调查委员会负责调查死因并出具阵亡书。总指挥官授权为该士兵举行追悼会以代替埋葬仪式。就像遗体被安葬在政府提供的墓地一样,该士兵能够享有:1.纪念服务;2.覆盖国旗的棺椁;3.纪念标志;4.军事葬礼标准。

(三)工作标准规程日趋完善

  根据美国陆军规范638《军队丧葬事务程序》,美国阵亡军人遗物相关工作由美国陆军人力资源局牵头,指导相关军种开展遗物工作,涉及运输、安葬、对阵亡军人的津贴、优抚、纪念等环节,归纳为搜集、保护、管理和利用四个方面。

  1.搜集。根据美国陆军人力资源局要求,所有阵亡人员遗物集中纳入人力数据追踪系统和国防生物识别数据系统。军人阵亡后其遗物集中到联合私人遗物仓库中暂存,之后根据遗物性质分类处置。该仓库位于特拉华州多佛空军基地内,该基地是美军最大的空军基地,具有充足的保存空间和相对完善的存储条件。

  2.保护。根据美国《联合运输规定》,运输和移交过程中,重要遗物、棺椁上覆盖美国国旗,护送人员着正式军装。美国国防部被俘及失踪军人调查局通过野外搜寻而来的遗物,通常暂存于该局位于夏威夷的中央实验室内,并与疑似遗骸一起保存于恒温恒湿的环境下,以尽可能延长保存时间,便于鉴定比对。

  3.管理。陆军人力资源局军队阵亡丧葬事务办公室依工作流程将阵亡军人遗物分为13类物品(首饰、衣物、个人纸张、书籍、洗漱用品、电子设备、工具、居家用品、私家车、兴趣物、宗教物、运动装备、钱财),从人类学、医学、DNA分析角度,出具阵亡报告及后续信息发布,向家属报告寻回过程。在个人物品移交期间,如需留作官方研究、纪念或展陈之用,该办公室负责与家属沟通协调。通常工作人员将遗物送至阵亡军人家中,当面汇报阵亡原因,并介绍遗物移交程序、安葬过程以及该家庭享有的福利。如美国国防部被俘及失踪军人调查局参与了遗骸遗物的搜寻鉴定工作,其工作人员也会参与移交过程,并向亲属当面汇报搜寻鉴定相关工作。

  4.利用。从五个方面发挥遗物重要价值。一是慰藉逝者及其家属。绝大多数阵亡军人身份明确的遗物会被送还其直系亲属,一方面源自法律对公民所有财产的保护,另一方面源自国家对阵亡军人的人文关怀。阵亡被美国人视为个人对国家的最高等级奉献,理应得到尊重与关怀。归还工作由美国陆军人力资源局指导阵亡军人所在军种的阵亡及丧葬事务办公室开展,实施过程周密细致。二是展陈教育。遗物承载着阵亡军人爱国、勇敢、奉献等崇高精神,是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和永恒载体。那些具有重要军史价值的遗物会存放于国立、州立甚至是私人博物馆中以备展陈教育之用。三是支撑军史战史研究。遗物是历史的见证,美国陆军军史中心在军队和地方搜集具有史料研究价值的遗物,联合高校、智库等研究机构开展史料研究。四是官方留存。对具有特殊价值的遗物,在征得亲属同意后由美国陆军人力资源局长期保存于恒温恒湿的联合私人仓库中。五是辅助搜寻发掘和未知遗骸身份鉴定。遗物承载着所有者的重要身份信息,往往能帮助确定开展搜寻发掘工作的位置和范围,为此,美军在发掘、运输、保存、研究过程中给予了遗物和遗骸同样的重视程度。

  (四)经费来源多元互补

  美国阵亡军人遗物的搜集整理保护利用工作主要依靠联邦政府提供经费保障,同时引导民间投资完善财政支撑。2020年,美国政府拨付国防部经费达6124亿元美元(约合3.89万亿元人民币),美国陆军人力资源局年度预算为9.5亿美元,国防部被俘及失踪军人调查局为1.69亿美元,其余各单位预算具体支出情况还未解密,目前无法准确计算。

  除了联邦政府,州、郡政府也会为当地相关机构提供经费支持。美国陆军国家博物馆的经费一方面来自于美国陆军军史中心拨款,另一方面来自于所在州的公募基金。2005至2009年期间,当地郡政府考虑到博物馆为当地经济、就业做出的积极贡献,每年从县公募基金中拿出24万美元以支持博物馆的日常运维。此外,半官方或民间基金会也提供了资金支持,其中较为著名的是陆军历史基金会。为鼓励企业和个人捐赠,政府设立了抵税制度用于减免企业营业税或个人所得税,基金会设立了多种会内职务、殊荣和表彰方式。

  三、我国烈士遗物相关工作概况

  相比美国,我国烈士遗物搜寻保护工作同样起步较早。1927年红四军第六次党代表大会上首次提出“编纂红军战史及死难同志传略,并搜集其遗嘱、遗物作纪念品。”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颁布《中国工农红军优待条例》,第一次提出“死亡战士的遗物应由红军机关或政府搜集,在革命历史博物馆中陈列以表纪念”,初创了军地参与相关工作的制度基础。随后《革命烈士家属革命军人家属优待暂行条例》《革命残废军人优待抚恤暂行条例》《革命军人牺牲、病故褒恤暂行条例》《革命工作人员伤亡褒恤暂行条例》《民兵民工伤亡抚恤暂行条例》等一系列相关政策文件陆续出台。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烈士褒扬工作。随着湘江战役烈士遗骸发掘收敛和DNA鉴定、前八批825位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及遗物迎回安葬等相关工作开展,我国境内外烈士遗物搜集保护管理利用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效。与美国相比,我国尚处于探索阶段,仍有许多问题亟待推动解决。比如遗物多头管理、价值挖掘不够、宣传教育功能发挥不足等。

四、启示与建议

  烈士遗物搜集保护管理利用工作是体现综合国力、彰显国家形象的重要途径,责任重大、意义非凡,既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动体现,又是饱含民生温度的重要举措。通过中美综合比较研究,我们提出做好新时代遗物搜集保护管理利用工作的几点启示:

 (一)加强组织领导,强化整体协同

  在中央退役军人工作领导小组的统一领导下,统筹整合军地、各部门的考古、宣传、科研、文物保护等单位资源,建立健全工作协调机制,在遗物管理重大规划、重大项目以及重要典型宣传等方面,发挥科学决策、方向引领、统筹保障作用。同时,大力发挥社会组织特别是全国性社会组织的独特优势,指导其动员社会力量稳妥参与,提供志愿服务和资金支持,汇聚资源形成合力。

 (二)健全法规制度,循序渐进发展

  逐步构建遗物清点整理、信息采集、样本鉴定、保护管理、移交家属、展陈利用等工作的法律体系。鉴于未知遗物搜寻与鉴定工作的特殊性,参考人类学、考古学、刑侦学等相关专业领域标准,以国家烈士遗骸搜寻队组建为契机,推动标准化研究,出台搜集、保护、管理和利用方面的全国性标准,加快遗物工作法治化、信息化和专业化建设。

 (三)加大科研投入,延伸经费来源补充

  以国家烈士遗骸DNA鉴定实验室等基础设施建设为抓手,加大技术研发投入,将重要遗物分类整理、经专家鉴定核实后,将数据分批次进行高精度采集、系统化分类存储,持续探索遗骸搜寻、遗物管理、鉴定分析的数据联动模式。同步引导社会组织有序参与,研究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管理服务项目,以烈士遗物搜集保护管理利用专项基金为载体,适度支持志愿服务、委托社会公共服务,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共建。

 (四)大力宣传弘扬,唤起全民红色追忆

  遗物不仅具有历史、文化研究价值,还反映了一个时期的革命运动以及与英烈人物相关的实物资料,对于弘扬英烈精神、配合红色阵地建设,具有强大宣教功能。一是在发挥遗物价值引领上持续发力。将遗物价值引领作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举措,通过清明、重阳、国家公祭日等重要时间节点,举行隆重烈士寻亲、遗物移交、捐赠等仪式,引导全社会形成“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的良好风尚。二是在强化遗物精神传播上持续发力。深挖遗物背后感人故事,从一支笔、一方印或一枚章,深挖烈士生前感人红色故事,鼓励利用教科书、电影、纪录片、短视频等新平台、新应用,增强红色故事的情感质量,提升遗物文化作品的吸引力和感染力。三是在传导遗物人文关怀上持续发力。将部分完成鉴定且史料价值不大的遗物交还烈士亲属或当地政府,找准烈属的关注点、共鸣点、共情点,以烈属小家带动社会大家,将遗物价值叠加放大,充分发挥遗物慰藉逝者的重要作用。